什么时候我们开始讨论儿童科学教育的重要?

我订购的两本书,昨天拿到了。这是英国教育专家W.Harlen写的。Harlen博士在国际幼儿园和小学科学教育界很有影响。她去年应邀作为顾问,为美国科学院科学教育评估的研究课题写了专题报告;在欧盟的科学教育会议上,就幼儿园和小学的科学教育评估作了主题发言;朋友告诉我,PISA(OECD进行的对15岁学生的测试)测试题中的科学部分也大多出自于她的手。看了她的两篇报告以后,我决定购买她近期再版的两本书。一本是“5-12岁科学教育的教、学和评估”的第三版,一本是“在小学中教科学”的第四版。因为,我正在和加拿大教育专家们合作,准备在“加强中国西部基础教育能力项目”中,为教师写一本培训教材。

在“5-12岁科学教育的教、学和评估”书序言的一开始,她写道,第二版是写在上世纪90年代初,那时学校中对5-12岁儿童科学教育开始确立和发展。。。。。。。在“在小学中教科学”一本书序言的一开始,她写道,四年,对小学科学教育来说是不短的时期,虽然现在科学教育已经在小学的课程中完全确立它的地位。。。。。。

她在欧盟会议的发言中还有这么一段:1985年左右,在英国关于小学里是否应该开始科学教育的争论已经告一段落,1988年前后进行的教育改革,已经把科学课作为和数学、语文一样的核心课程,在国家的教育计划中确立。她给出的在英格兰基础教育中进行考试的要求如下:

         

 

年龄

国家考试

教师进行的考查

7

语文、数学

语文、数学、科学

11

语文、数学 、科学

语文、数学、科学

14

 

 

 

 

语文、数学、科学

 

 

 

语文、数学、科学、历史、地理、ICT、设计和技术、现代外语、艺术、体育、音乐、公

 

    这样看来,我们还没有开始争论的问题“对5-12岁的儿童是否应该进行科学教育”,至少比他们晚了二十年。二十年就是一代人。

文化的内涵很丰富。人文文化和科学文化应该是它的主要部分,幼儿园和小学里的人文文化教育应该革新和前进,在科学文化还没有很好确立的时候,提出加强人文教育,是针对什么教育过强而言?国民科学素质不提高,怎么落实科学的发展观?基础教育领域落实科学的发展观,能不能讨论一下这个国外二十年前讨论的问题?

看来应该由民间发起,争取有关部门支持,召开一个论坛,至少引起关注。

发布于3月26日 10:23 | 评论数(51) 阅读数(9482) | 我的文章

Damasio博士夫妇和盖格的故事

Damasio博士夫妇将和Ross夫人一起来访,为了研究如何在Ross学校建立世界上第一个脑与学习的实验室,人家是真干了,我只希望我们国家的某些“专家”们有点感觉。

 

长期以来,人类对于自身情绪的态度是矛盾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曾认为理性造就人类,而情绪则是我们人类和动物共有的。情绪使我们失去控制,而陷入烦恼。甚至在早期精神病学中,将不完全的、无意识的本我(Id)与更理性的、可控的、有意识的自我(Ego)相对而论。弗洛伊德就将精神分为“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三个组成部分。

 

近年来,随着脑科学的飞速发展以及对脑功能的深入研究,人们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研究情感的重要性。发生在我们大脑中的认知和情感两个过程构成了我们精神生活的主要基础。认知和情绪之间的协调决定了每个人的性格和特点。我们的情绪是我们智慧,道德和自尊的基础,因为所有精神的高级功能都需要情感的伴随,或是认知和情感共同协调产生的思维与决策。因此,脑科学家们重新重视了对情绪和情感的研究,这其中Damasio夫妇是杰出代表。

 

Damosio博士写了不少著作,其中如《笛卡儿的错误》(Descartes error),《对发生事件的感觉-身体、情绪和意识的形成》(The Feeling of What Happened)都是名著,已经译成多国文字,我们正在组织专家翻译这两本书。他在《笛卡儿的错误》一书中,以盖格的故事说明没有情绪的存在,人不可能做出正确地决策,不可能有正常的社会行为,为情绪正了名,而重组盖格头颅的正是Damasio的夫人Hanna Damasio博士。在去年哈佛大学“心智、脑与教育国际论坛”的一开始,他和多元智能的提出者加德勒的精彩对话,长达三个小时,为会议拉开了序幕。Damasio夫妇将和Ross夫人一起来访问我们的中心,并作学术报告。有机会的朋友们应该不要放过这个宝贵的机会。

 

 

附盖格的故事

 

1848年9月,在美国新英格兰州的维蒙特地区,身高5.6英尺,25岁的盖格(Phineas P Gage)正在工作,他是从事铺造铁轨工作的小工头。当他放置炸岩石的炸药时,事故发生了。一根铁杆穿过了盖格的左颊,并从他的前额穿出,落在一百多英尺之外。这根铁杆重13.25磅、3英尺7英寸长,直径有1.25英寸。受伤后的盖格居然能在工友的搀扶下走向牛车,以便到附近的旅馆去等待医生进行治疗。一个小时以后,当地的医生来到了旅馆,看到盖格头上有一个从下往上斜穿的空洞,头骨和它的覆盖物被炸开成直径大约为 1.5英寸,边缘整齐的孔,可是这时的盖格却还愿意并能够合理地回答医生的问题。当时医生仅对他进行了一些清洁处理,靠着他自己年轻的活力,不到两个月他身体复员了。左眼瞎了,但右眼是好的。当大家为他而庆幸时,却发现他成为一个“有强壮身体和野兽感情”的人。他不能再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去了,不是因为体力的原因,他的智力和语言也没有受到大的影响,而是因为他的性格完全变了。在现实的社会环境中,他无法协调人际关系和计划各项任务。他到处游荡,找不到固定的工作,直至到38岁时死亡。他的头骨和那杆铁棒被收藏在哈佛医学院的沃伦医学博物馆里(Warren Medical Museum)。

盖格的例子说明在人的大脑中存在着某些区域,它的损坏不影响语言和智力,但是影响人的社会行为,使人失去了协调、计划和决策的能力,整个改变了人的性格。换句话说,人如果能具有正常的社会行为是和特定脑区的功能相联系的。

一百二十多年以后,Hanna Damasio博士重新用现代技术研究了这个案例。在1992她和她的同事年重组了盖克头颅的三维图像(图1)。从他们的研究结果看,盖克的伤口偏左、偏前,盖克的伤很重,但是没有伤着负责运动和语言的脑区,而是损害了眶前额皮层和在神经解剖学上称之为前额皮层的腹中侧皮层(ventromidial region)。以后神经科学家相继研究了几个与盖克相似的病例,得到了初步的结论:这些人性格的改变是因为损害了与情绪和感情有关的脑区。盖克的故事说明 :并不像笛卡尔断言的那样,情绪总是负面的、有害的。

(我译自《笛卡儿的错误》一书) 

 

发布于3月19日 0:00 | 评论数(16) 阅读数(11654) | 脑与教育

儿童和电视,儿童和电脑-Spitzer教授的观点和我的看法

    在回国的飞机上,我看到2005年3月7日出版的德文杂志<聚焦(Focus>,在它的194页上刊载了对Menfred Spitzer教授的一篇访谈。我认识Spitzer教授,他是德国的神经科学家和小儿精神科医生。2004年,他在德国的乌尔姆市建立了一个神经科学和学习相联结的交叉学科研究中心,和我们学习科学研究中心的宗旨十分相似。去年在哈佛举行的“心智、脑与教育”国际论坛上,我们有机会交谈过,在研究方向和观点上,双方有许多可以交流之处。

    
     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论述电视和电脑对儿童的影响,记者就此论题对他进行了采访。他的观点比较明晰,摘译在下面,希望引起大家关注和讨论。

 

      Spitzer教授认为,幼儿观看电视有害于脑的发育,因为幼儿的脑还在发育之中,需要由经验形成脑中的结构。看电视时,由于幼儿还无法将屏幕上呈现的图像和来自喇叭的声音信息进行组合,因而会发展不清晰的结构,对他们是有害的。这个时期,更好的方法是让幼儿应用各种感知器官,感知现实的世界,包括嗅觉、味觉和触觉等等。他建议儿童10岁或12岁以前不要看电视,这以后每天看电视的时间也不要超过1个小时。他自己有5个孩子,但家里没有电视机。      
      他认为,儿童运用电脑来玩游戏是有害的,运用电脑来学习也不利于儿童创造能力的培养,儿童时期学习要靠教师面对面的指导,要靠情感的交流。他主张女孩12岁以前不要运用电脑,男孩子还要晚一点。
 

     他认为,因商业利益,一些与电视有关的公司夸大了电视的作用,甚至用金钱控制了媒体,没有如实地指出电视对儿童的负面作用,这种情况类似于上世纪烟草工业的作为。他预言,如果不加以制止,儿童因观看电视和其它屏幕媒体会导致过度肥胖、患糖尿病和其他疾病,甚至会导致暴力行为。到2020年,这些儿童长大后,德国每年因之而增加死亡的成人数可达4万人。他主张对有暴力的电视节目要提高税收。     
     他承认,目前科学发展的水平,并不能完全清楚地说明电视和电脑对儿童的影响,还需要作许多进一步的研究工作。

 

     Spitzer教授是一位有水平的科学家,但是我看到的文章是记者写的,《聚焦》杂志也不是科学杂志,所以,我对他有关电视的观点在定性上是同意的,在一些定量数据上我没有把握。我所掌握的知识还不能对此做出判断。他的新书《当心屏幕》有300多页,我还没有看过。

 

   我的看法如下,愿和大家讨论。

 

1.学龄前儿童不宜看电视,小学期间的儿童看电视的时间也应限制。要让儿童多运用不同的感官,去感知现实的世界。应该提倡如体育运动、不逼迫孩子考级的文艺和音乐学习、“做中学”科学教育和活动、有益的社会交往和社会活动等。我去年访问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时,曾拜访过该校著名的神经生物学家Marian Diamond教授,她长期从事儿童早期发育的研究,她的意见也是这样。她还举起双手,让我照相,以转达她的意见。她说,人的手掌就像神经元的胞体,手臂像轴突,手指像树突,应该尽可能运用多种感知器官,这有利于儿童的成长。

2.电子游戏对儿童不宜,特别是网上的不健康的游戏;电脑过分使用也是有害的。除特殊爱好的儿童以外,让儿童追求打字的速度和培养编程的技巧不应是小学信息技术课的目的。

3.电脑是否可以用于儿童作为收集资料、开阔思维、帮助表达和交流的工具,我持积极探讨的态度,但任何改革都要经过研究,研究以后再试点,经过评估以后,才能推广。

 

我知道学校“减负”以后,家长要安排有益于儿童的活动并不容易,要有时间,要有经费,校外活动场所很缺乏,包括体育活动场所,但是,如果大家重视了,情况总会逐步改善,对此,应该没有根本性的无法克服的困难。

发布于3月13日 0:00 | 评论数(38) 阅读数(8264) | 我的文章

关于Ross学校(2)

在哈佛的会上,我见到了Ross夫人.她和参加会议的各国专家一样,两天的会议期间,都坐在那里倾听,确实是一位对办教育很投入的人。哈佛会议以后,我们一行8人,包括著名神经科学家Damasio夫妇、 Battro博士夫妇、法国科学院院士 Lena夫妇、日本日立公司技术副总裁小泉英明先生(他是儿童远红外脑探测仪的发明者)和我一起,随Ross夫人一道,乘坐她的私人飞机,一起飞到了纽约,随后又去了位于长岛的Ross学校。 Ross夫人邀请我们到她的学校访问有两个目的,一是讨论如何在Ross学校,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学校中的脑科学实验室;其二是结合参观学校,研究如何扩大Ross学校和世界其他国家学校的合作。

 

Ross学校由坐落在树林里的几座楼房组成,校园没有围墙,我也没有弄清楚,校园有多大。我们去的几位专家分别住在学校为外来学者准备的两栋楼房里,彼此也不知道相距多远。从我住的一栋驱车到学校大约需要15分钟。学校建筑中最大的是“Well- Being Center, 根据它的功能,我把它译成学生活动中心。其他的几座教学楼,按年级划分来使用。每座楼分别按人类发展的几个阶段:中世纪、工业时代、现代社会来布置。这个学校的特点大致可以概括为“精心营造,锐意创新”。


   Ross夫人应允寄一些介绍材料来,网上大家也可以查到Ross学校的资料,所以,我在这里先写点对Ross学校的直观感受。

 

1.             学校的师生比很高。该校现有学生280人,从5年级到12年级,有教师60人,平均1个教师负责不到5个学生,绝对是小班上课,甚至可以为1-2学生开课,进行个别辅导。教师是经过挑选的,有的是从大学和欧洲选聘来的。

2.             不仅硬件的条件很好,而且精心为学生的发展营造好的学习和成长环境,这突出表现在学生活动中心的建筑和布置上。学生早上一到学校,可以在条件很好的室内运动场上先参加运动,换衣服的房间比我看到的演员化妆室都好,然后,师生在一起吃早餐。食谱是经过研究的,厨师向我们作介绍,他们提供的食品不仅不能让孩子肥胖,还要有利于学生成长和发育,包括脑的发育,决定食谱要做研究。活动中心布置成有不同文化的环境,让学生感受不同的文化。在化妆室的门口就挂着一件很大的中国龙袍。

3.             按照不同的人类历史发展时期,学生进行不同内容的学习,学科的界限不明显。对我们一般称为“副科”的课程十分重视,我看到一班学生在上美术课,用的是真人做模特来进行素描。课程的重点和进度可以依据学生自己的兴趣和能力决定。

4.             学生学习十分认真,并不是在“减负”,许多学生回家不看电视,假期旅游不仅是为游玩,要认识世界,要做调研,要完成调研报告。我遇到一位11岁的男孩,他喜欢政治,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看报纸,他写文章和布什辩论阿富汗政策,组织协会到纽约去捐款,救助阿富汗的儿童,他说他长大了要从政。一个女孩12岁在学中文,她说,她家里一直没有电视,最近搬到新家,家里才有了一台原来住家留下的旧电视,下个月要带她的弟弟到中国做学习旅游。你在这个学校里随便走走,可以看到不同的学生。以不同的方式,学习不同的内容,但都很快乐,很自信。

5.             和哈佛大学等保持合作关系,真是在“与时俱进”,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行动上,敢为人先。现在他们在准备在Ross学校建立和脑科学有关的实验室,这在世界上可能是第一个。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学他们,也许可以等他们“吃螃蟹“以后,我们再看怎么办?这个学校的做法,在美国也有人不接受,他们很重视人文教育,科学教育方面看不到很多特色,按我们通常的标准来衡量,可能还比一般的学校弱。但是,Ross学校的例子提示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无论是富裕家庭,还是贫困的家庭;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没有比重视儿童教育更重要的事了,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未来。希望大家能对基础教育给予更多的关心和支持,负起历史的责任,当然,首先是负责教育的政府部门、公共经费供养的大学和研究部门应负起责任。问题不是我们能够为我们的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教育,而是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孩子提供什么教育,我们尽力了没有?我们负起历史的责任没有?另外,人文教育也有继承和发展的问题。

 

Ross夫人希望能和中国的教育界交流和合作,特别是上海和江苏地区的学校,不知有人有兴趣“吃螃蟹“没有?我常常想,未来那么复杂和不定,一个国家想要能够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用多样性对付复杂性”可能是把握比较大的办法,大家都吊在一根绳子上,太危险了。


Ross夫人说要寄些介绍材料来,如果有价值,我会再写下去.我还想介绍一下将同来中国访问的著名神经科学家Damasio博士夫妇,他们是目前世界上研究情绪的权威神经科学家,最近刚刚获得法国科学院的奖章,也是去年在哈佛开会时,和加德纳博士对话的那位科学家。

       

美术课,那位和我们谈话要从政的男孩。

发布于3月11日 14:58 | 评论数(40) 阅读数(14968) | 我的文章

关于Ross学校(1)

接到Ross夫人的邮件,她和Damasio 博士夫妇确定将于下月来华,并到我们学习科学研究中心访问。他们都是国际知名人士,我和他们相识是在去年哈佛大学有关心智、脑与教育的研讨会上,我早该写点什么介绍他们了。

 

我第一次听说Ross学校是在2003年,当时,在法国举行的一次科学教育研讨会上,阿根廷神经教育学家Battro教授向我介绍了这所学校,并说他和哈佛大学教育系的一些教授,包括加德纳博士在内,共同在Ross学校进行很有新意的教育改革。回国后,我在网上查到了这所学校,知道Ross学校是位于美国长岛的一所很独特的私人学校。他们改革的步骤很大,学校不设传统的课程,学生按照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进行学习。

 

第二次是2004年春天,在香港参加国际远程教育会议期间,一位香港的朋友希望我去参观一所民办公助的新学校,据说它在香港学校中很有特色和影响。我到这所学校去参观了,该校是一所私人创办的学校,从幼儿园到小学,据学校的校长介绍,特区政府也给了他们很大的财政支持,他们办学的榜样就是Ross学校,校长经常飞到纽约去取经。参观这所香港的学校后,给我的印象只是学校十分富有,也很新颖,幼儿园的孩子就在使用电脑,一个老师教3-4个学生,可是和我对教育改革的想法不太一致,参观时间又太短,了解并不深入,以后也并没有再去研究他们的改革。

 

第三次是在2004年4月杭州举行的“做中学”国际研讨会上,Battro博士带来了一张VCD, 并在会上作了演示。他介绍说,这是由Ross学校一位14岁的女学生创作的。西班牙有一位著名的神经科学家曾经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一句话,形容神经元像一只蝴蝶,神秘而奥妙。这位女学生根据这句诗,自编自制了这张十多分钟的VCD,她还自己谱写了配乐的乐谱,自己演奏了乐曲。这部VCD制作得很好,把神经元比作一只自由飞翔的蝴蝶,虚无缥缈,翔翔如生,触动着你的思绪,激发着你的想象。一位14岁的女孩子有这样的创造热情和才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不就是我们一再念叨的创新能力嘛。由此。我对Ross学校的独特,有了进一步的感受。

 

   到了2004年9月,我正在准备去参加哈佛大学的研讨会,突然收到Ross女士的邮件,她邀请我在参加哈佛大学的会议以后,乘坐她的私人飞机,一起去参观Ross学校。我上网查找了Courtney S. Ross夫人的资料,才知道她是世界300位首富之一,Ross学校原来是由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原董事长Steven J. Ross先生创办的,据说,最初因为感到没有合适的学校可以让他们的女儿上学,他们共同创办了这所学校。1991年 Ross先生因患癌症不幸去世,他的夫人Ross女士倾注了很大的心血、热情和财力,继续办这所学校。Ross夫妇对中国人民怀有友好的情谊,多次来过中国访问,曾对上海博物馆、四川博物馆等文化项目捐过款。这样,我决定要接受邀请,去参观这所独特的学校。(待续)

发布于3月4日 11:36 | 评论数(3) 阅读数(6766) | 我的文章

总共2页 第页 下一页

版权所有 © 2006 汉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