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5)

教育改革是在复杂社会条件下进行的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教师是实现这一工程的关键,各个方面要给教师以足够的支持。没有足够的支持,教师就难以完成教育改革的重任。

我们希望校长能够:

1,        选派合格的教师担任科学课的教学工作,支持他们参与培训。

2,        选用从幼儿园到小学六年级系统的模块教学资源。

3,        做好课程之间的协调,每周能安排2-3节科学课。

4,        尽可能安排不多于30人的小班级上科学课。

5,        提供必要的工具和材料。

6,        动员家长和社区支持改革,有条件的可以开设家长学校。

 

我们希望进行实验的市、县、区的教育行政部门能够:

1,        组织本地区的教研中心,负责教师培训和组织教研活动。

2,         组织教师培训和考核。

3,         组织地区科学工作者和社会力量支持。

4,         提供必要的经费。

5,         组织对学生学习情况的评测。

6,         组织教师参与地区间的合作与交流,有条件的应该参与国际合作与交流。

 

对教师最重要的支持是提供合格的教学资源和教师培训,关于教师培训我已经在前面的博客文章中讨论过,这儿想强调关于教材的问题。我看过目前在小学里使用的六种教材,其中包括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有关同志给我的四种。我认为,这些教材不是探究式科学教育的教材。我知道,我这样的提法可能会引起争论。我希望能对这点展开讨论,没有合格的教育资源,怎么能进行合格的教师培训,怎么能要求我们的教师实施跨度这样大的改革。

我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包括参加国际培训和国际会议,包括请教一些国际著名的儿童科学教育专家,这些专家不只是某一个学校的教授,而是负责他们国家科学教育标准制定和教学资源撰写的专家,我终于敢于提出:目前小学用的教材并不是探究式科学教育的教材。且不谈教材的质量,而是对探究式科学教育来说,不应该提供这类供学生用的教科书,在这些教科书中,一步步的操作程序都写好了,有的连怎么测量都画好了图,学生还探究什么?不过是在老师指挥下完成填充题。这样的现况是我原来没有预料到的。

 

基于这样的现况,又考虑到在基础教育阶段直接引进国外教材是不适宜的,也是不符合教育规律的,因为不同国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不一样,我在东南大学和李嘉诚基金会、GE公司基金会的支持下组织了一个年青的梯队,从事教育资源开发的试点工作。他们大多具有国内或国外的硕士以上学位,有理科背景和英语交流能力。热爱科学教育改革。他们在编写教学资源的过程中,必须和一线的教师结合,跟踪教案的实施情况。在经过一段培训和实践以后,我把Rowell教授请到了东南大学,时间是三周,让Rowell教授培训和校核他们编写的教案,培训工作现在正在南京进行。我知道这样做还远远不够,但我相信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愿意接受评测,包括国际专家评测的教案开发和教师培训梯队,我寄希望于他们。我们的第一个教案《我的水果篮》已经在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试验了。我们会不断改进,不断推出新的案例。我知道,在全国一定会有其他很好的科学教育教学资料在研究和开发,我们需要开展更广泛的交流。这也是我写这篇博客的目的之一。

 

我们提出了如下教案编写的工作流程框图:

 

工作流程

 

领域和主要概念

1

主要概念分解成下一层次的概念

1

这些概念之间的联系是什么


这些概念适合在什么年级进行学习


这些概念可以用那些模块或活动来进行学习

1 

设计模块


建议各年级的学习计划

 

模块内容

教学用书和器材

1,  安全须知

2,  教师指导书

3,  活动指导书 (学习方案)

4,  学生记录手册

5,  配套器材

 

教学参考资料

1,  教师参考资料

2,  学生参考资料

3,  家长参考资料

4,  学生扩充阅读和探究资料

5,  课外活动资料

 

Rowell教授对上述工作流程提出了一项补充和一项提醒。Rowell教授提出的补充意见是在模块设计中进一步细化了19个步骤;提醒的意见是强调了这个工作流程不是单向的,而是需要多次的反馈和反复,编写教学资料的过程中,一定要有实际经验的一线教师参加。

进行一项教育改革要经得起评估并非易事,把“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看成是“快乐教育”、“玩中学,学中玩”,是一种单纯的减负,这是一种危险的误解。我在不同场合多次宣传过“素质教育不是单纯减负,儿童时期是人一生中最有效和最重要的学习时期,别以为国外的孩子只在玩”。(待续)

 

 

发布于5月29日 19:51 | 评论数(10) 阅读数(7673) | 我的文章

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 4 )

对评测(3)的讨论还在继续,我想还是同时把“做中学”科学教育评测的框架写下去,因为可能有些实验学校需要讨论评测的问题。

 

任何教育改革的成效最后都必须在学生素质的提高上得以体现。因而,我们需要对参与“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的学生进行发展性评测和总结性评测。在上一篇文章里,我们举了两个例子来加以说明。在《探究式科学教育教学指导》一书第六章(P129 - P124),给出了在探究过程中,用于发展性评估使用的对学生行为的评测,它也可以用在总结性评测中,对学生进行行为评测。评测时需要设计类似于课程模块的探究内容,并注意不同年龄儿童探究能力发展的阶段性。

发展什么方面探究的技能和儿童的年龄与经验有很大关系,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应以发展观察、比较和分类能力为主,到中年级以后,可以引入设计和进行公平试验的内容。下面是美国STC总结的表格,可供参考。

 

             儿童科学推理能力的发展 

 

年级

1.观察、测量、特性的鉴别和分类

                      

2.寻求实证,认识模式和变化周期

 

                  

3.确定原因和效应,扩展到非直接的感知

                         

4.设计和进行可以控制的实验

 

                         

1

   X

        

 

 

2

   X

      X

 

 

3

   X

      X 

 

 

4

      X

      X

      X

 

5

      X

      X

      X 

 

6

   X

      X

      X

        X 

 

 

这个表格只能作为参考,即使在美国,对儿童探究能力的发展也有不同的研究结论。例如GEMS梯队就认为9-15岁的儿童都可以发展设计和进行可控制试验的能力。在中国,我们还缺乏来自我国实践的研究结果。

这里很容易想到学生的进展和教师以及教材的关系很大,对学生发展的评测,只在对比同一人参与“做中学”科学教育前后情况变化时,或同样条件下,比较对照组学生情况时才有意义。如果对不同教师任教班级的学生,以及不同学校班级的学生进行对比,结果的分析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教学质量和教师的水平以及教材的选用有关。因而,在“做中学”科学教育里,也考虑了对教师教学指导水平的评测,以及对模块教学资源的评测。

 

例如说,需要在课堂上了解教师的教学过程:

·        是否引导学生接触他们周围的和探究问题有关的环境、物质、现象和信息,并设法了解学生的初始想法。

·        是否引导或直接帮助(对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学生常常需要直接帮助)聚焦要探究的问题,为学生提供必要的“脚手架”,引导他们进行探究活动,以让他们可以在原有概念的基础上,形成正确的概念和纠正原来不正确的想法。

·        如需要的话,是否教给学生认识和使用探究过程中需要使用的工具、仪表等,并在必要时提醒有关安全和清洁问题。

·        是否鼓励学生通过讨论和提问,来校核他们原来的想法和探究所得到的实证是否一致。

·        是否帮助学生以适当的方式记录。这种记录应该可以保持,以便做系统地回顾和评测

·        是否引导学生将探究的内容和日常生活联系。

·        是否鼓励学生以批判的思维,回顾自己是如何进行探究任务的,倾听别人的意见,并考虑将来可以做那些改进。

·        是否按课程要求,对学生进行了有关的发展性评测。

·        在课程进行中,是否注意给学生平等的参与机会,特别是给性格胆小和内向的学生以鼓励和支持。

·        在课程进行中,是否注意鼓励学生之间的合作和互助。

 

一定有人会批评我,对教师提这么高的要求怎么可能实现?!。问题就在这里,要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必须保证教师的指导质量,着力提高教师的水平,否则提高学生质量只能是空话。

为了支持教师教学,至少必须

1,        加强教师培训,给他们培训的动力和机会。

2,        给他们提供好的教材和资源,提供及时的帮助。

3,        班级的学生数要合理。

 

从我们试点的情况看,如果有合格的教师培训材料和合格的培训者,新加入探究式科学教育的教师需要两天的入门培训,针对每个模块还需要一天培训,针对模块的培训可以分开来逐个进行。在教师教学过程中,需要有持续的教研活动,以面对面方式和网络方式给教师经常性支持。不给教师足够的支持,他们就无法在教学第一线完成繁重的教学任务。

当然,要保证教师有这样的条件,必须要取得校长和地区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我们需要研究校长和地区教育行政部门需要给教师什么必要的支持,如何评估这些支持是否满足要求;同时,我们需要回答为教师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教学资料和培训,如何评估教学资料和培训教材的质量。(待续)

发布于5月29日 19:50 | 评论数(3) 阅读数(6209) | 我的文章

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3)

我和哪位四年级学生的对话并未结束,他想起曾经听到过吃人树的故事,查阅了一些科普书以后,他告诉我有吃动物的植物。我当然也知道有很少一类特殊植物是吃动物的,本来我不准备提出这些特例,既然孩子提出了,我们就应该支持他们探究。我翻阅了一些有关的儿童科普书籍,经选择以后,我和他一起观看了人民教育出版社译制的Discovery的光盘《植物》。在这张光盘中我们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珍奇植物的千奇百态,特别是有关于吃肉植物的介绍。当然,这类植物是极少数,生活在特殊的环境下,为了补充养分而进化出捕食昆虫的特殊叶子。这些叶子可以收拢,或形成管状,里面有可以溶化动物的液体。 通过这样的讨论,我希望孩子知道,科学探究具有发展和开放的特点。科学探究得到的结论来自于实践的总结,当这些总结能解释许多事物的现象时,它就形成了概念和规律,但是这些概念和规律不会是绝对正确的。千变万化的、复杂的自然界要比我们的认知能力高明得多。我不知道他记住这些没有,很可能没有,但至少对他来说,是一次印象加深地探究,一次有意义的探索体验。

案例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小学语文四年级下册有一课“太阳”。在课文中,包含了许多科学知识,但这些知识并不是通过探究式的教育让学生掌握,而是自上而下的灌输给学生,学生可能背会了,并不一定掌握了。其中有这样一段内容:

“太阳晒着地面,有些地区吸收的热量多,那里的空气就比较热;有些地区吸收的热量少。那里的空气就比较冷。空气有冷有热,才能流动,成为风。”

在这一段话里,涉及了有关气体的许多科学概念,我和几个不同学校四。五年级的学生进行了讨论。

问:你们认为风是这样形成的吗?

答:是的。

问:你们认为应该补充些例子吗?

答:……

问:夏天,我们用什么使我们凉快一点?

:空调、扇子和电风扇。

问:吹出来的是风吗?

答:是风。

:你想过风和空气是什么关系?

……

 

我希望他们能扩展课文中的例子,能举一反三,能告诉我,空气流动就能形成风,因为这个概念是我们现在正在研究的“做中学”科学教育标准中,希望学生能掌握的,但是他们没有能回答我。

 

问:为什么热空气会上升,冷空气会下降? 答:……

 

后一个问题可能比较难一点,因为它需要学生了解空气可以像液体一样流动;空气被加热体积会扩大,以至密度下降;密度小的物质和密度大的物质在一起,由密度小的物质构成的物体会浮到密度大的物体上面。我还没有研究清楚,四年级的学生能否掌握“沉与浮”的概念,因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但又是学生很难正确掌握的概念。在许多学校科学教育课堂上,我常常看见老师指导学生在水中用橡皮泥进行沉浮的实验:把橡皮泥捏成一团,橡皮泥就沉下去了;把橡皮泥做成一个小船形状,橡皮泥就浮在水面上了。这实际上是在误导学生,物体的沉与浮不是取决于形状,而是密度。把船形的橡皮泥垂直放入水中,它照样沉下去。

 以上的两个例子,取自我对四年级的学生进行类似于总结性评测的实践,我在这里只是想评测一下孩子的能力。所以,并不像教师进行发展式评测那样,需要在课堂上逐步引导学生深入,并对探究的概念内容设置实际动手的环节,也没有考虑教学策略,而这些在发展性评测中是必不可少的。Science网友提出的意见是对的,在实施教育的课堂中,更要注意教学策略和记录。我在教学上一定不如教师有经验,Science网友贡献的经验是宝贵的,我相信在第一线实施教学的教师们有很多好的经验可以分享和交流。

在评论意见中,对水果篮的案例深浅是否适当有两种相反的意见,Ted张认为似乎深了一点,而Science认为浅了,孩子不会有兴趣。

我认为,从儿童发展来看,Science的意见是正确的。作为教案,观察《水果篮》我们是放在幼儿园里进行的。当然,在幼儿园里进行时,需要分解成很多活动,分布在几周的时间里,逐步引导学生观察,同时要结合对儿童语言、表达、手工、音乐、绘画的培养,孩子的记录主要用画图来表示。这个课程已经在汉博网的专区中发布了。类似的案例在法国也是为幼儿园孩子设计的。从这个角度看,测试四年级的学生,这个案例可能太浅了。

TED张的意见可能也是对的,他反映了目前学生科学教育的一般情况。使用现在的几套科学教育教科书(且不谈探究式科学教育应不应该有这样的学生教科书),能否培养这样较全面的对物体外部特征的观察和分类能力,我还没有把握。

我并不是教师,我用来测试的那位学生是我家里的孩子。他在幼儿园的时候,我让他观察和对比过岩石、沙和纸的不同,因为那时我没有看到《水果篮》的案例。以后他喜欢运动,我让他做羽毛球和篮球的对比,他画的图我引用在《指导》一书中。在语文老师要求他写有关民族手工业品作文时,我让他对比了四把新疆维吾尔族乐器的不同。过年时,让他种水仙,并观察水仙的四种不同的生长条件和生长情况。让他探究家里家俱八种不同支撑平台的方式,还实际动手制作了不同方式支撑的平台。所以对他来讲,不管学校科学教育的情况如何,观察、对比、分类似乎已经是他观察事物的一种习惯。但是,他应该掌握的科学概念并没有很好掌握。

这两个评测的结果,反映了目前一些小学生中科学素质的情况。家长可以做一些努力,但是效果是有限的。学生的教育要靠学校,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学校受教育,上各种课,包括语文、数学、科学、手工和一些校本课程,也许背会了一些科学知识,但并不意味着掌握了这些科学知识。

有网友问。为什么要求四年级学生掌握动物和植物的区别?因为,进行科学教育和进行语文、数学教育一样,应该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一个分年级的要求,这是课程标准中应该给出的。学生没有达到目前国际上一些标准设定的水平,问题不在老师,更不是学生的问题,而在于我国标准的制定、课程设计、教材、教师培训和课程设置。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已经在汉博网的专栏中,设置了对幼儿园和小学概念涉及领域和内容的讨论专区,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对这些情况的改变做一些贡献。(待续)

 

发布于5月19日 14:32 | 评论数(8) 阅读数(9019) | 我的文章

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2)

从事探究式科学教育的专家和教师对总结性评测大都认为不可取,因为其负面作用难以避免。但是,为了对决策者、家长和社会关心教育的各界人士提供有关学校、本地区和国家教育进展的情况,总结性评测总是避免不了的。这就要求尽可能让总结性评测起到较好的正面促进作用,而尽可能地避免它的负面影响,这就是当前IAP探究式科学教育网络正在研究的课题。

我们是这个网络的成员,参加了前年在法国和去年在瑞典召开的会议,没有参加今年在华盛顿召开的专家会议,大概也不会去参加下个月在巴黎召开的专家会议。因为,我国的探究式科学教育还在起步时期,在国家的课程设计上,科学课还不被列为主课,在学校里普遍不被重视。因而,我们中心在情绪能力评测研究方面虽然有特色,也被国际学术界重视,但缺乏结合实际的评测结果和可以总结的经验。因此,接到了参加专家组的邀请之后,经过考虑,还是没有派人出席这两次的专家会议。不过,我们会始终保持和这个网络,特别是专家的联系,并准备派人参加今年下半年在智利召开的会议。

   大家可以从国际会议的频繁举行中,看到各国对科学教育和科学教育评测的重视。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美国科学院以及各州都在进行和研究科学教育评测的问题。在国际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支持下的国际学生评测项目(PISA),将在2006年将科学列为重点评测的领域,对不同参与国15岁学生的科学素质进行评测。国际教育评估协会(IEA)支持下有两个评测项目:国际数学和科学教育发展趋向的评测项目(TIMSS),以及国际阅读能力进展评测项目(PIRLS),这些都是很有影响的进行总结性评测的国际项目。他们以一定的年份间隔,如三年,对不同年级的学生进行评测。如PISA对15岁的学生进行语言、数学和科学的评测,NCES对美国4年级、8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进行评测、TIMSS对4年级和8年级学生的数学和科学进行评测,PIRLS对4年级学生的阅读能力进行评测。在法国和加拿大总结性评测都只对三年级以上的学生进行。在法国进行三年级学生总结性评测时,不要求学生在考卷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以免给学生和教师增加不必要的压力,避免给孩子公开排队,通过总结性评测只是希望从一个方面了解学校的教学情况。我国的新课程改革中提出了不少新的理念,如“以学生为本”、“尊重每一个学生。“均衡教育”等等,但在实际做法上,可能远远没有到位。学生几乎天天在各个方面被排队。这就是为什么在和网友们讨论时,我认为美国小学生承受的压力和中国的小学生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现在,在中国的小学里科学教育普遍不被重视,加上不熟悉发展性评估,很多科学教育课没有学生的连续记录,即使是教材中配了记录本,也没有好好利用。我看过几本小学生的记录本,真是“惨不忍睹”。为了对目前科学教育的现状有一点评测数据,我做了一点尝试。

例一,准备一蓝水果,最好包括番茄和黄瓜,让4年级的学生独立的进行观察和比较,并要求他们把结果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这个案例是我们在GE项目的幼儿园里正在进行的案例。在培养探究能力方面希望儿童通过各种感官,以及简单的工具,观察物体的外部特征,辨认物体和进行分类。对于小学的学生应该有更高的要求。下面是一位四年级小朋友的观测记录,他用计算机打印的表格来记录观察结果。

名称

木瓜

西瓜

苹果

椰子

核桃

黄瓜

草莓

西红柿

枇杷

表皮颜色

绿

浅肉色

深肉色

绿色

红色

红色

红色

黄色

重量

较轻

形状

椭圆

椭圆

不规则

上大下小

椭圆

椭圆

内部颜色

肉色

灰和黑

浅绿

浅红色

黄色

有无柄

有一点

有很短的

有一点

花纹

绿斑点

黑纹路

红黄相间

深肉色

一点黑色

白粒

黄粒

黑斑点

味道

微甜

黄瓜味

酸甜

有否怪味

有一点

有否凹秃

表皮厚度

不厚

比较厚

不厚

不厚

不厚

较厚

不厚

长短

中等

中等偏下

中等

特别长

较短

较短

能否切开

不能

不能

价格(1斤算)

2

5

1

1

10

3

3.3

2

4

10

籽、核

 

4年级的学生,我们可以试试他们对一些概念的掌握程度,下面是一次对话的记录:

问:你观察和比较了这些水果以后,你分析了它们不同的地方,能告诉我,它们有相同的地方吗?

答:都有皮。

问:还有吗?

答:有核,籽,还有肉。都是圆的。

问:香蕉和黄瓜可不是圆的。

答:是的,可他们总有点椭圆形。对了,它们都长在树上。

问:番茄和黄瓜可不长在树上。

答:它们都是植物。

问:为什么你说它们是植物。

答:因为它们不会动,动物会动。

问:向日葵和含羞草也会动。

答:它们的根不会动。

问:竹子的根,黄花菜的根都能串得很远。

他答不出来了。我请他想想他养鱼和种水仙的过程中,每天做的事有什么不同。他在引导和启发下总结出植物和动物重要的区别是动物需要依靠其他生物供给养分;植物自己依靠天然的物质养活自己,还提供人和动物生存需要的氧气和养料

通过这次评测活动,说明他基本掌握了进行对物体外部特征进行观察、比较、分类和记录的能力,也能归纳出水果的特征。但是,原来并没有掌握动物和植物最重要的区别所在。而后一点,是我们现在正在制定的“做中学”教育标准中,要求学生在4年级以前掌握的科学概念。

欢迎有兴趣的教师和家长对孩子进行类似的评测,并把结果告诉我们,以便我们了解我国儿童目前科学教育的情况。(待续)

发布于5月11日 16:49 | 评论数(22) 阅读数(7692) | 我的文章

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1)

最近,某省教育部门的一位领导同志打电话来询问有关“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问题,因为他们自己开始在一些学校进行“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希望了解如何进行评测。我们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有关评测的系统材料,只有一些框架和说明,细节还在研究之中,还不能提供给他完整的材料。不过我感到很高兴,因为有人关心评测了,而且是一位省里主管教育的领导,这是很大的进步。这位领导是一位负责任的,有水平的领导。

 

 

教育改革的效果不是一年、两年,甚至不是十年就可以下结论的。因此,在执行一项教育改革时,必须从一开始就十分重视对评测的研究,而且应该进行的是科学的研究。可是,长期以来,我国教育界习惯于“想当然的”主观判断,例如说“成绩很大”。“最好时期”、“跨越式的发展”等等,这些判断涉及数量方面的,可能有些数据,而涉及质量方面的结论,缺乏基于实证的科学研究来支撑。这种评价作为战略上的概括还算合理,作为实践层面的指导就要误事了。我认为,对教育来说,没有质量的数量是没有意义的。在这次新课程改革中,有专家认为只要理念对,教育改革就成功了,就可以宣告 "XXX 时期结束了" ,大家可以 "跟我们跨到彼岸,不要回头" ,这比 "想当然" 还走得远。

 

 所有教育改革和教育标准的制定在大面积推广以前,都必须认真地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进行评测,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孩子是不能靠“想当然”来教育的,特别是在社会发生重大变革,教育也需要随之而产生重大变革的时期,一方面教育必须要改革,而另一方面教育改革又要十分慎重,不能随便拿学生做实验,每一个孩子都是我们应该尊重和爱护的未来公民。每一项重大的教育改革都必须向公众出示研究和评测的结果,而不是在某些圈子里封闭运行,然后以行政命令快速推进,公众和家长应该有权知道和发表意见。教育改革至少要比公示和讨论城市的街名、水价等等重要得多。基于这样的认识,“做中学”启动五年了,我们还没有能做大面积地推广,因为研究人员不够。教师培训者不够。其中也遇到不少阻力和困难,因经验不足而走了一些弯路。在“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中,我们考虑和初步研究了以下四方面的评测内容:

 

1,        教育改革实施系统的设计和实施情况

 

2,        课程和有关资料的质量

 

3,        教师培训的过程和质量

 

4,        学生的成绩和发展

 

 教育评测是重要的,也是很困难的,需要不断地研究,需要和实践结合。前三项评测相对来说,可参照的经验和资料多一点,我们基本上有了思路、框架和流程。而对学生学习的成效和发展的评测是最重要的核心任务,也是最困难的任务。对学生的发展需要评测的方面很多,评测的内容至少包括:

 

1,    对国家标准中规定的概念和概念之间联系的掌握。

 

2,    语言和表达能力的发展

 

3,    探究能力的增强

 

4,    科学态度的发展

 

5,    社会情绪能力的发展

 

 在学生评测上我们研究得还很不够,需要更多不同学科的专家参与,同时我们参与了 IAP (国际科学院联盟)探究式科学教育网络专家组的工作,通过这个渠道来学习和交流经验,并培养人才。

 

教育评测需要用发展性评测和总结性评测两种方法来进行。发展性评测的方法比加合理,比较有利于推进教学和促进学生发展。可是,在我国现在的科学教育中,对发展性评测并不重视,也可能不知道应该怎样进行发展性评测。

 

 记得很多年以前,在担任东南大学校长时,我读过竺可桢先生的一段话,印象很深,至今只能记住它的大意了。他说,学校生产的产品是人,不像生产剪刀的工厂,剪刀出厂时是最好用的时候,而学校培养的是人,离开学校时,并不是学生能力最强的时候,好的教育培养出学生是在离开学校以后,越来越出色。

 

所以,对学生的评测很重要,又很困难,常常是一种预期。现在这种“一考定乾坤”,不管是用笔试还是口试,都很难反映学生的全面情况。如果能重视发展性教育评测,在有诚信的条件下,它会更加全面地反映学生的情况,也对促进学生的发展有利。在探究式科学教育中,强调发展性评测是 IAP探究式科学教育网络专家们一致的意见。

 

 去年我参观Intel国际青少年创新大赛的展览会时,拍摄了一些照片。可以看到,在美国选手的展台前面,放有厚厚的几大本原始科学研究的记录(图一),而在中国选手的展台前面,什么记录本也没有(图二)。美国学生能展出他们的原始记录,并不是因为他们个人的特殊才能,而是在学校里老师培养的。我也照下了一位美国高中生从事研究性学习的原始记录本,拿着一本记录本的是他们的女教师(图三)。

 

今年,我到昌平去参观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看到不少好的成果。但选手们仍然是没有出示科学研究的记录。回来以后,我向Intel公司和中国科协的人员建议,应该要求选手展出原始记录。科协的同志回答我,这只能从小学组开始,慢慢逐步要求,因为现在学校里没有要求学生作原始记录的习惯。从这个例子看。责任不在学生,而在我们的教育。我们在“做中学”探究式科学教育中,一再强调要培养学生记录,有了学生的记录和教师对他们发展的评测记录,就可以进行一些项目的发展性评测。这在《探究式科学教育教学指导》书中有专门的论述。

 

 

  对学生进行总结性评测总是免不了的,虽然对这点专家还有争论。如何对学生进行总结性评测是目前探究式科学教育中研究的焦点问题。(待续)

发布于5月9日 17:30 | 评论数(8) 阅读数(6334) | 我的文章

总共2页 第页 下一页

版权所有 © 2006 汉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