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写英文稿的随感

在今年国庆节以前,我就计划好了,主要的任务就是陪孙子玩。我们去草原两天、野生动物园一天、玉渊潭一次、游泳一次、看电影“丛林大反攻”一次、他还去练了半天跆拳道。虽然没有离开北京,倒也过得很充实,完成了预定的任务。余下的空闲时间里,我用来准备12日应邀在20届亚洲开放大学年会上的一篇主题发言。本来,我对远程教育要比对儿童的科学教育更熟悉一些,因为一是和我专业背景更接近些,二是在教育部工作期间,这方面是我分管的工作范围。曾和我同事们一起,推动过中国教育科研网的和卫星天网的建设,“明天女教师培训计划”以及和李嘉诚基金会合作进行的“西部中小学远程教育工程”等。这期间,还当过七、八年中央电大挂名的校长。这几年,离开教育部的工作岗位以后,已经不再过问这方面的事了。这次纯属给朋友捧场,好在这次会议的主题和我现在关注的教育改革有关,一些基本看法平时也在议论,中文稿的内容有一半是比较现成的,另一半需要查找一些资料,加以补充。比较困难的任务是写英文的发言稿。这几年只要不是十分必要,例如要正式发表,英文稿也尽量自己写,至少写个初稿,很怕麻烦别人,何况这次正好是在假期里,所以决定还是自己动手写英文的发言稿和制作幻灯片,虽然有点费时,倒也是一种乐趣。12日,我在昆明作主题报告时用的就是完全自制的稿件,不仅可以,反应还不错,因此就想到了下面的一点感想。我们这一代人年幼时正值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到处跟着父母搬家,不要说幼儿园,连小学也没好好上,当然没有机会被现在这种外语教学熏陶过。到了初中,刚刚解放,满腔革命热情,遇上抗美援朝,自然英文课老师不认真教,我们也不肯学。到了高中和大学,从早年到晚很努力地读外文,可是学的是俄文。当时水平还不错,以后不用,现在连字母都背不全了。做研究生时,需要看英文的文献,于是自学哑巴英语,仅能达到对付论文工作的水平,好在那时也没有国际交流的需要。改革开放以后,被送到西德去学习。想拿学位,只能拼命学德文。回国以后,发现绝大部分的交流还得用英文,于是又得自学英语的发音和会话。记得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每年全国人大开会期间,我都利用早餐前的空档时间到大主教丁广训先生处,请他帮我校正读音。他对我读音的水平常常感到吃惊,不是太好,而是错得没谱。后来就是靠“不怕出丑”,在实战中求得进步,现在倒也可以应付了。客气的人还会故意问我,你是留学美国的吗?英文不错嘛。这时,我总在告诫自己,远远不是这样,人家是客气,自己要有自知之明。我有些读音自知还不如我的小孙子,越是简单的普通日常用语,我越发不准音。我常说我学英语就像学中文,是整体认读,典型的失读症。不管怎样,能交流就行,人家不看我的发音是否达到母语水平,看我讲话有没有内容。前几年,领导强调儿童要早点学英语,以便达到母语水平,我也是同意的,也跟着喊过几次。特别是有人认为,学了英语就会影响学中文,或是学了英语就会影响爱国主义,我听了以后,很不以为然。这两年学了点儿童早期发展的知识,才知道学生照现在小学里这样的学英语,是决不会达到母语水平的。婴儿出生以后,大致在六个月以前,对不同语言的发音有同样的敏感程度,但是六个月以后,就变成对母语更敏感了。要恢复对其他语言的敏感,光看录像还不行(请参看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3)。现在对不同的学习方式和记忆类型也了解得比较清楚了。所谓母语水平,是指文法的习得,主要需要靠内隐学习过程,并且形成的是程序性记忆。这类学习需要良好的双语环境,决不是靠现在小学里一周几节课,学几个单词就行了。学单词属于外显学习,形成的是可陈述记忆,人不管年纪多大,都可以继续学习新的外文单词,只不过记性不如小孩好而已。程序性记忆和可陈述记忆储存在脑的不同部位。

   制定从小学开始学习英语的政策时,有关人士可能都没有了解清楚缘由。退一步讲,对绝大多数,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达到母语水平就那么重要吗,对我们的儿童来说,有没有更重要的学习内容和成长环节需要重视呢?特别是没有条件学习英语的地区,硬要一刀切,用升学考英语来把全国的儿童都赶去学英语,有必要吗。假如说,过去没有研究清楚,就发号令,现在能不能再研究一下,如果真的错了,能不能改一下。而且以后注意教育的实证研究,力争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制定教育政策。

发布于10月16日 14:39 | 评论数(140) 阅读数(73058) | 我的文章

总共1页 第页 

版权所有 © 2006 汉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