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不把教育看成是科学,难有宁日

 

       这一阵在忙修改标准的事,翻看以前的笔记时,看到了以前编译过的一段短文,联系到最近的京戏进课堂的讨论,觉得对比一下,可以说明一点问题。 
     
       形式和实质不是一回事,这是常识。我们是过来人,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其他的娱乐,倒是学会了样板戏,可惜那个时期,正是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破坏得最惨重的时期,可见唱京戏和继承传统之间不一定存在天然的联系。
       在教师引导下的学生的主动学习过程才会产生有效的学习,这是教育的基本原理。要求孩子学京戏,他们喜欢吗,他们理解吗,不然怎么叫以学生为中心?这不是新教改中最重要的理念之一吗?不知是那些专家做的研究和实验,是不是也可以像下面这本书一样,展示一下研究的结果。而教育主管部门只要掌握大方向,评审专家的研究质量,而后再做出抉择就行了. 
   
       下文摘译自《培养良好的心态i:用音乐来帮助儿童倾听和学习 ,A Well-Tempered Mind: Using Music to Help Children Listen and Learn,》, Peter Perret and Janet Fox. Dena Press,  Washington, DC, 2004.)A
dvances in Brain Research

倾听中学习

     音乐是不是使脑发生了生物意义上的变化?音乐是不是语言?音乐能否帮助年幼具有注意力集中困难,失语症和其它学生? 26岁的室内乐演奏家Peter Perret,对小学低年级学生做的实验,得到了正面的结果      脑的研究指出,如果在学习的指导中包含了次数、强度、交替训练、动机和注意,就能有效的学习新的任务和概念。这意味着学生必须要被反复地接触学习的内容,他们必须要在一种专注的状态下实践这些技能,当有关的技能和概念同时教的时候可以增加理解,同时应该始终保持学生对学习内容的兴趣。 

Joaquin Fuster总结这种方法为强化自我(emphasis mine): 接触Contiguity,重复 repetition, and 和情感加载emotional load。这是在形成认知网络时最有决定性的加强突触接触的方法。

音乐家可能不应用这些词语,如有序、积累、多种感官、接近、重复和感情加载,但是这样一些描述是他们自己在音乐教育和训练中得出的经验总结。音乐家从他们的经验知道,教音乐最好有一定的有规则的顺序,新的知识建筑在已经出现过和学过的知识之上时,更容易习得。这正是他们音乐训练的过程,它是顺序地和积累的。音乐家从他们自己的训练中也知道,一个乐曲中的任一个单独的成分都不可能在孤立的情况下得到完全理解。他们十分自然地在他们教授的每一节课里,用多方面乐曲和不同的练习来组合成教材,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二天性了。他们聚集和组合一些乐曲练习,使它们聚在一起,或是相互联系,他们对什么是具体实践有深刻的理解。音乐家知道练习并不能造就完美,但是练习会被永久保留,这就是为什么音乐教师总是对学生的姿势、他们手指的手法,什么时候应该呼吸等方面这么严格。他们不会坚持重复地用一种特定的方法来做某件事,他们知道限制用某种方法会很难教会学生。音乐教师和舞蹈教师常常会喜欢教没有学过的学生,因为这样的学生没有已经固定的坏习惯和和错误的技术。

几乎不需要科学上的证明,大家都知道当学习过程愉快的时候,我们更容易学到东西。对音乐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学生要喜欢演奏。

      
       我们五重奏的成员来到了一些十分喜欢音乐的三年级的学生班级,向他们演奏一些使他们快乐和焕发精神的乐曲,让学生喜欢这些乐曲,学生们觉得音乐进入了他们的心中,他们好像在听一幅图画,然后学生写下他们想象的图画和与音乐相联的情感。这些音乐被儿童用他们的理解译出来。在几个星期里我们让他们听不同的音乐,让他们建立起听到的声音和他们内部思维和情感世界的联系,他们在进行一种学习。

 

发布于3月30日 14:28 | 评论数(15) 阅读数(6841) | 我的文章

围绕课标修订,进行一场严肃地、公开地讨论,实属必要

 

像我有这把年纪的人,都活到这个份上了,与年轻人相比,自然少了很多火气,也可以说,是缺少了许多活力。因而,我现在要作一项决定,大概不会是心血来潮之举。

我本来总是想赶快完成课标修订任务,好休息休息,可是最近还是最终下了决心,决定围绕小学《科学》课标修订,推动一场严肃的讨论。

    我所以一再犹豫,不是因为这场讨论不必要,而是知道这是一件自讨苦吃的事。讨论和辩论当然不会轻松,最使我产生顾虑的是怕得罪人。讨论问题当然应该对事不对人,但是因事而及人,常常不能避免。现在不在位了,我告诫自己要注意少得罪人。大概由于人的本性还是难移之故,最近遇到了几件事,促使我决定还是要公开进行一次讨论。

      一件事是我听说初中《科学》课标修订组发生“地震”了。初中《科学》课标修订组的组长是一位我十分敬佩的学者,物理学家。他在学术上造诣很深,治学严谨,而且长期以来,对青少年的科技工作十分热心,一贯尽力支持,居然被“地震”震得十分不解和不愉快。这类“地震”这几年我也多多少少经历过,见识过个别人的专权和傲慢,所以有了一些经验,他是初涉宝地,还不知深浅。看到这个现实的例子,我心想不如把问题和分歧提出来,公开讨论,慢慢地释放能量,总要比突然经受一次“地震”要好一些,看来这是避免不了的过程,况且,进行公开的讨论和争论,有利于对问题正确和深入的理解,尽可能避免有大的失误。    
      第二件事是我们自己遇到的。为了进行小学《科学》课标的修改,按照去年第二次课标修改工作组的意见,需要向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陈述理由,说明我们认为在这次新课程改革中,在小学一、二年级不设科学课,以及不把科学课列为和语文、数学一样的主要课程,是一个原则的错误。我们作了国内外情况的调研,但是为了更有的放矢,希望基础教育司有关负责同志能帮助我们了解当初的情况,如基础教育司在200111月印发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的通知中,提出的课程体系是怎么制定的?它的研究基础是什么?专家组的成员是谁?以便了解他们的意见和查阅他们的研究成果。几经询问,还没有得到具体的回答,只是得知当时大家认为小学低年级需要加强综合,因此做了这样的决定。不至于吧?!这么重要的事,就这么简单地决定了,从我们习惯做研究工作的人来看,似乎不合常理。这个“大家”是谁?既然了解不到详情,只有把问题公开提出,以引起不同意见的交锋,否则课标修改如何进行得下去。

    

      第三件事纯属于多事。最近见到有不少媒体的报道,是关于修改学生学习内容的。有教育部关于学习京戏的通知,以及因之引起的社会反响;有某些政协委员的提案等等。我心想,如果新课程改革的经验教训不很好的总结;如果不强调设置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习课程标准的重要性和严肃性;如果可以不把教育看成是科学,课程内容的设置可以不经过一定的研究和试点,不经过一定的程序来民主地、科学地决策,我们费这么大的劲,来制定课程标准和修改课程标准有什么意义?如此随意,孩子不就成了可以任意被摆布的羔羊了,怎么保证教育的质量。

我们愿意教育部把我们小学《科学》课程修订工作作为一个案例,看看课程标准应该如何确定,我们希望能在凑足钱,并请到帮手以后,经过小学《科学》课标修订工作组同意,从5月份开始,在网上公开讨论和修订小学《科学》课标。

期盼经过这样的讨论,既可以保证课标修订的质量,又可以促使教育部的有关司局考虑,如何根据《基础教育法》,制定出一个规则来,以便大家在制定和修改课程标准时可以有章可循。实际上这应该属常理之事,制造一个产品尚且需要公认的标准和规范的制作程序,何况涉及教育下一代这样重大的事业。对如何进行有质量的教育,特别在教育尚无自我决定能力的未成年的孩子上,我们负有更大的责任,应该保护孩子,千万不能随意作决定,不能搞“官谁大谁对”。

      为了孩子,也是为了明天。

 

发布于3月18日 19:44 | 评论数(40) 阅读数(6794) | 我的文章

“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网站框架和内容介绍

(注:此文和该网站的建设由储鹤负责,和该网站有关的意见和建议请直接反馈给储鹤,Email: cranechu@gmail.com。谢谢! )

 

“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网站已在开发之中,在这里对该网站的框架和内容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希望您可以提出您的想法,帮助我们把这个网站做成一个有用并且方便使用的、能在一种开放的环境下促进课标修订的网站。

 

该网站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资料、论坛(BBS)和词典(wiki)。

资料包括课程标准的文本、与课标修改和科学教育相关的文献等。资料页面中出现的关键性词汇,访问者可以通过点击链接,进入这个词条在wiki词典中的解释。资料页面也同时列出相关文献的链接,方便访问者系统地阅读资料;并列出相关的讨论页面,让访问者参与论坛中的相关讨论。

访问者可以在论坛中针对课程标准的草案,对科学教育和课标修订中的基础概念和基本理念的理解展开讨论。课标修订工作组会组织人员长期参与、维护这些讨论。当讨论取得稳定的结果时,可以整理、总结放到常见问题和解答(FAQ)中,方便访问者查阅。

词典中列出涉及科学教育和课标修订的重要词汇及其解释,明确一些重要概念,方便不同背景的人进行沟通。词典采用类似维基百科的wiki平台。课标修订工作组会先整理一些词条;访问者可以阅读、修改这些词条,甚至可以添加新的词条。被列入词典中的词条,会在资料页面中用链接标示出来,方便访问者在阅读资料的时候就可以查看这些关键词或核心概念的解释。

 

资料部分的具体内容有:

  1. 网站说明:包括建站的目的,对网站结构和内容的说明,使用这个网站的一些技术性说明,以及对课标修订工作的背景、现状和进展等简明扼要的介绍。
  2. 人员介绍:介绍课标修订工作组成员,包括每位专家的姓名、照片、简介(链接个人主页或博客)。尽可能详细完整地介绍专家的专业背景、研究兴趣、所负责的修订工作任务。
  3. 标准草案:网站的重点,采用多级目录和页面(部分、章、节)的形式给出当前的标准草案。大部分的讨论都将围绕这些内容展开,在草案页面中还会给出针对该页内容展开的讨论的论坛地址链接。草案内容需要不断地及时更新。
  4. 工作组文件:包括工作组的会议记录、工作总结、计划等资料。这些资料(也可以是草案)需要及时放到网站上,并及时更新。
  5. 研究报告:工作组撰写的文章或论文,通过阅读这些资料,可以了解课标修订的过程和工作组持有的观点,以及工作组已经进行的调研工作的过程和结果。文件和标准中的相关链接可以包含这些研究报告。
  6. 文章与论文:工作组推荐的国内外文献,与课标修订或科学教育相关的研究论文。文件和标准中的相关链接可以包含这些文章。包括:
    1. 国际上科学教育改革的进展介绍;
    2. 国外科学课标修订过程中的研究文章(外文paper);
    3. 各国(包括中国现有的)科学课程国家标准(中文的框架整理和外文完整内容的链接)。
  7. 典型案例:放置一些实际案例,可以说明为什么要这样修订课标,如何执行,以及如何做评测等。
  8. 常见问题和解答(FAQ):论坛中的问题有了比较稳定的答案之后,需要在这里发布,方便访问者快速浏览已有的讨论结果,和常见问题的答案。
  9. 推荐链接:推荐一些常用的与课标修订有关的国内外网站。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网站,吸引并依靠更多的科研工作者和教师做好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和实施工作;探讨在网络平台上进行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模式,如何做到公开、透明、及时、互动,贴近一线教师的需要和意见,资源共享,并不断进行调研和改善。

发布于3月7日 9:53 | 评论数(20) 阅读数(7750) | 我的文章

2007年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工作汇报

        2007年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的工作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1. 修订工作组成立;2. 调研阶段;3. 研究和初稿形成阶段。现将进展情况向关心的朋友报告,请提出批评和建议,我们希望能以公开、民主和互动的方法,集思广益,共同推进课标的修订。

一、修订工作组成立
        200732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杨进副司长、沈白榆处长,以及中国科协、东南大学有关领导同志(包括韦钰同志)一起,就成立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和课标修订工作交换了意见。会议议定韦钰同志作为召集人,组织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以具体承担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
        37基础教育司行文向陈小娅部长书面汇报了32会议讨论的情况《1》。
        随后,由教育部基础教育司、中国科协和东南大学分别提出修订工作组组成人员推荐名单,经过协商以后,组成了以韦钰同志为组长,共15名成员组成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其中包括从事不同领域科学研究的专家7人,来自第一线的教研员2人,原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制定组主要成员2人、高等师范学校科学教育专业协作组代表1人、人民教育出版社专家1人、基础教育司推荐的教育专家2人、东南大学做中学项目的专家1人。成员具体名单如下:

 

 

姓名

性别工作单位学科职称
中国科协、教育部、中国工程院电子学,生物医学工程院士
母国光南开大学现代光学研究所应用光学院士
沈岩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医学分子遗传学院士
张少泉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地球物理研究员
禇福磊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工程学教授
叶善专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物理,物理教育教授
林长春重庆师范大学化学学院化学,化学教育教授
郝京华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学教授
中央教科所化学 副研究员
喻伯军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科学教育教研员小学特级教师
刘唐育天津市教研室科学教育教研员高级教师
韦志榕人民教育出版社地理研究员
王红旗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环境科学教授
伍新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育心理学教授
施建农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儿童发展与教育研究员

        注:专业按正式学历和目前从事工作的一(或二)级学位专业划分。

二、调研阶段

 

        45-6日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全体成员参加了基础教育司举行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修订工作会议,并举行了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议定首先开展调研工作,预计需要3-4个月的时间《4》,《5》。

        调研工作分成几个方面进行,由部分工作组成员及其原工作单位承担。 
        这些调研任务是:
         1. 实地了解新课程改革小学《科学》课的执行情况;
         2. 实地了解教科版、苏教版教材的使用情况;
         3. 通过小学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了解较大范围内科学教育和教师的情况;
         4. 对《自然》、《新课标》和《做中学的内容标准》进行比较和分析;
       5. 分别由南京师范大学、东南大学和人民教育出版社收集和分析7-8个国外的科学教育标准;
         6. 通过基础教育司发文收集各省调研的情况。
 

 

4-7月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按期完成了预定的调研工作《6》。

在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支持下,712-14日在北京昌平召开了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第二次会议。会议就工作组成员提供的调研材料进行了讨论,这些材料是:

         1. 叶善专(东南大学),自然大纲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做中学内容标准内容对比;
         2. 叶善专整理(东南大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与教材调查意见综合;
         3. 刘堂育(天津),《自然》、《科学》和《做中学内容标准》的分析和比较
         4. 喻伯军(浙江)、叶善专,科学课程标准问卷调查摘录和统计
         5. 郁波(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科版《科学》教材是如何体现课程标准、如何分级的
         6. 人民教育出版社综合理科室整理,对〈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的意见和建议
         7. 人民教育出版社综合理科室,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问卷调查情况汇报
         8. 中国教育学会小学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与人民教育出版社综合理科室,全国小学科学学科现状调查结果分析报告
         9. 基础教育司,《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反馈意见。
         10. 郝京华,(1)英国国家科学课程(2)日本中小学新学习指导要领自然课(3)台湾自然与生活科技学习领域
         11. 人民教育出版社综合理科室,国外科学课程标准(大纲)框架整理:(1)英国国家课程〈科学〉(2)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科学课程标准简介(3)新加坡小学科学课程大纲
         12. 叶兆宁(东南大学),国外科学课程标准框架整理:(1)美国科罗拉多州科学教育内容标准(2)南非科学教育标准(3)澳大利亚科学教育标准
 
        会议经过认真讨论,在以下问题上形成了共识:
        1. 在内容标准方面,《自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和《做中学的内容标准》在科学方面的内容大致相同,没有原则上的差异,但是做中学的内容标准概念分解较清晰,又增加了技术和设计方面的内容,可以作为进一步加工修改的基础。
        2. 接受做中学内容标准的建议,小学科学教育加入技术和设计的内容。
        3. 如无原则困难,应该沿用原来标准的框架,但是案例和评价方法方面如何处理要进一步研究。
        4. 科学课应该成为小学阶段的主要课程。
        5. 应该恢复12年级的科学课,以便和幼儿园的科学教育衔接。
        6. 上面最后两项内容,应在进一步研究以后,撰写专门的报告向基础教育司汇报,或向有关方面反映。
 

       会议上也提出了许多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的课题。如:
        1. 内容表述的准确性、难度的把握和与初中《科学》课的衔接;
        2. 内容是否应该分级,怎么分级;应该用什么行为动词来表达;
        3. 探究式科学教育的实质和形式是什么,在小学阶段应该怎么提更为恰当;
        4. 标准应该体现三个面向,但是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比较困难,特别是教师培训,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投入,这些矛盾怎么解决;如何采取具体措施使各个学校重视科学教育。

        针对上述共识和提出的问题,需要在进一步研究的基础上,开始撰写初稿《6》,《7》。

三、研究和初稿形成阶段(尚未完成)

        针对第一次会议提出的任务和问题,课标修订工作组及成员所在单位进行了以下工作:

        “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在GE基金会和李嘉诚基金会的支持下,将试点工作扩大到西部和西部的农村。在教育部师范司的支持下,分别在北京、上海、重庆举行了基本覆盖全国的做中学科学教育教师骨干培训者的国家级培训,进一步进行调研和试验。

          200710月在昆明召开了第五次中法做中学科学教育高层论坛(2007年小学和幼儿园做中学科学教育国际研讨会),邀请了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工作组成员参加。会上就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内容标准进行了详细地讨论,国内外专家对做中学内容标准再次做了肯定,同时也对其中的某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赵忠贤院士、法国和加拿大专家提供了对内容标准的书面意见。会议还就如何在残疾人和少数民族中进行探究式教育,如何进行科学教育评测方面的问题进行了研讨,这些对标准的修改是十分重要《8》。
 

这个阶段修订组成员完成了如下一些研究报告:

         1. 韦钰等,基础教育领域组研究报告,中国工程院《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研究》分领域课题报告,20081
         2. 韦钰,科学教育和创新型人才培养,中国工程院《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研究》分课题报告,20081
         3. 韦钰,七年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给我们的启示,全国政协《早期儿童发展高层论坛》,20071119,《新视野》200712
         4. 叶善专,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修订意见调查和处理建议(问卷、座谈调查综合),200712
        5. 叶善专,法国、加拿大专家关于做中学内容标准的建议及自然教学大纲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相对应的部分比较研究,200711
         6. 叶善专,有关内容标准中具体内容的表述和分级研究——物质和物理科学领域.20081
         7. 叶善专,关于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科学知识内容修订的思考,20081
         8. 钱星,对各国科学教育标准中探究的调研,20081
         9. 杨元魁,主要国家及地区科学教育目标,20081
         10. 杨元魁,主要国家及地区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中对学制、年级段和课时的对比研究,20081
        11. 叶兆宁,有关内容标准的表达形式的研究
         12. 杨元魁,主要国家及地区科学教育改革历程,20081
         13. 叶兆宁,有关科学教育标准中的行为动词使用的研究,20081
         14. 程寅丹 叶兆宁,科学教育标准中评价建议的比较研究2008-1-31
         15. 叶兆宁,科学教育标准中案例的写法对比,20081
         16. 李慧 叶兆宁,科学教育标准中教学建议的比较,20081
         17. 林长春(重庆师范大学),关于修订36年级科学课程标准的意见,20081
         18. 刘唐育(天津市教育教学研究室),从思维的角度认识科学课程的教学,200712

        (以上未注明单位的为东南大学提供)

 

 

       在上述研究基础上,已经由东南大学汉博梯队和人教社写就了标准初稿的第一稿:
         1. 人教社,全日制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其他部分,讨论稿)200712)
         2. 叶善专等,第三部分 内容标准(讨论稿)200712

 
        在南开大学母国光院士和葛墨林院士的建议和支持下,20082月已经在南开大学召开一次有十一位院士和两位教育专家参加了研讨会,对涉及的一些原则问题再进行一次较深入的探讨《9》。会议的纪要和拟提出的院士建议正在拟稿之中

        现在需要基础教育司协助我们了解原来课程设置改为从3 年级开设《科学》课的原因、研究基础和专家组制定此标准的经过,以便更有针对性的开展研究和讨论,并向教育部党组正式呈报研究报告。待课程设置的年级这个前提明确了,初稿的撰写可以正式开展。我们会继续向基础教育司报送2008年的工作计划。
 
附件
1. 向陈小娅部长的汇报,基础教育司,2007年3月7日
2. 义务教育《科学》课程标准制定组成员名单
3. 小学科学课程修订工作组成员名单和简历
4. 小学科学课程修订工作组第一次会议纪录(2007年4月5日-6日在北京召开)
5. 向基础教育司报送的小学科学课程修订组第一次会议纪要(2007年4月5日-6日在北京召开)
6. 小学科学课程修订工作组第二次会议纪录(2007712-14日在北京召开)
7. 向基础教育司报送的小学科学课程修订工作组第二次会议纪要(2007712日-14日在北京昌平召开)
8. 2007年小学和幼儿园做中学科学教育国际研讨会日程,昆明,200710
9. 科学教育专题研讨会邀请信,天津,20082

发布于3月7日 6:49 | 评论数(15) 阅读数(7230) | 我的文章

总共1页 第页 

版权所有 © 2006 汉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