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历史和国际情况的调研结果支持在小学一、二年级设置科学课

 

 

杨元魁、钱星和李瑾同志已经完成了有关科学类课程设置情况的调研,包括我国历史上小学科学类课程设置情况和当前国际上主要国家的课程设置情况调研,并写成了两篇有数据,又有简单分析的文章:

1.     李瑾,钱星,杨元魁,我国小学科学教育课程设置的历史,20084

2.     杨元魁,钱星。李瑾,国内外科学教育课程设置的现况调研,20084

 在网页制作完成后,这些文章会放在网上供大家讨论。 
   
      从他们的调研结果看,我国的小学科学教育始于上世纪初。1903年张之洞奉命入京主持制定新学制,19041清政府颁布《奏定学堂章程》,又称“癸卯学制”。那时正是中国大门被西方列强撬开,中华民族在饱受宰割和欺凌之下,改良之潮因之兴起之时,从此,中国的科学教育和中华民族强国之旅相伴相随。无论在清末,还是在民国时期,小学课程设置中科学教育在低年级都占有一定比重,其受重视程度不亚于算术。建国以后,小学阶段的科学教育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发展历程,直至文革之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自然教学大纲(试用)》于1992年得以通过,重新又确立了科学类课程在小学课程教育中的地位。在这次新课程改革中却不合常理的被腰斩

国际趋势就更为明显了。无论是国际组织如欧盟,国际科学院组织对此提出的明确建议。还是在西方美、英、法、德、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典、韩国、南非等国家中科学课程的安排,都至少从5岁儿童开始,连续进行到12岁。只有日本和新加坡是从三年级开始的。去年PISA评估结果出来以后,OECD秘书长在日本东京公布结果时,已经提到日本科学教育进一步改革的问题。退一步讲,我们不看世界的发展趋势,要像日本和新加坡看齐,也总应该有一个论证报告吧。

     
      不知是谁,经基础教育司的同志转给我两张纸,是对我国台湾地区课程设置的介绍。台湾和我们一样在2001年公布了新的课程方案,小学一、二年级没有单设科学课,而是将“自然与生活科技领域”的第一阶段(12年级)与社会、艺术以及人文领域统合为“生活课程”,但是他们这样做和我们有本质区别,即使是综合成一门课,台湾的标准中给出了自然科学学习领域的详细条目,有明确的科学课程要求、分段能力指标和内容纲要。和我们将科学类课程去掉,改为品德与生活,并无科学教育的明确要求不能等同。我个人认为,小学初级阶段分科越少越好,如何综合不在形式,而在实质。不知递给我台湾地区课程安排的同志是否同意我们的分析。
      今年1月我到法国开会,遇到同在一个会议上的美国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Lederman博士,我尊称他为我在科学教育方面的入门老师,因为1994年我参加国际科盟科学能力建设委员会时,他是委员会的主席,我是成员,那时我对儿童的科学教育还处于没有感觉的阶段。2000年他主持了在中国召开的国际小学科学教育会议。那次会议是“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起步的序幕。这次遇到,我向他提出一个问题:你认为需要给我最重要的建议是什么。他毫不犹疑地说,注意早期儿童的科学教育,早期要让孩子在“玩(Play)”中学,美国正在投入很多力量研究这个问题。

根据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和来自“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的初步经验,可以比较有把握地提出,新课程改革中对小学科学课的设置应该从新考虑,这是一个在《小学科学》国家标准修改中不可回避的重要原则问题。

     
     我们已经列出了十个方面的研究课题,我们会在网页制作好以后,以论坛形式进行讨论。

 

发布于4月20日 11:06 | 评论数(18) 阅读数(6760) | 我的文章

3月21日美国科学杂志《Science》发表主编的文章—重视科学教育

 

       2008321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 ,刊登了新任主编Bruce Alberts  博士的一篇文章:重视科学教育。Alberts是美国科学院上一任的院长,担任美国科学院院长的职务达十四年之久,在他出任美国科学院院长期间,为中美的科学交流,包括科学教育,做出过许多有益的贡献。我和他相识河交流也是因科学教育之故。

      他作为科学家,对科学教育的目的更多地是考虑科学思维的培养,文化的培育,较少功利的目的。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科学教育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是十分重要的,当前新课程改革中,削弱科学教育的做法是需要认真商榷的。

       文中提到中国的科学教育,是指“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5-12岁儿童基于探究的科学教育)。“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由教育部和中国科协于2001年共同发起,代表中国加入了IAP-IBSE网络,受到了国际科学教育界的重视和好评。 现将Alberts博士的文章编译在下面。

重视科学教育

    

      我认为,科学教育无论对科学还是对世界来说,都是最为重要的,我将会在这个版面上经常谈论这个问题。让我们先从宏观上来看,科学的共同体已经大大地推进了我们对自然界的了解,因而就可以创造出无数的药物和有用的医疗器械,从而能改善生活。公众对科学在这些方面产生的益处是欢迎的。所以,即使有些人并不熟悉科学是怎样运作的,科学上究竟发现了什么,人们一般也会尊重科学和科学家。

     但是社会可能并不那么喜欢科学家的思维方式,其实这才是核心所在。它们包括对僵化信条的质疑,以及对逻辑和实证的强烈渴望。正如著名的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所指出的:科学是最好的测空话的检测器。很显然,无论对个人还是社会,我们需要装备这种工具。

    这怎么和科学教育发生联系呢?我们能够鼓励世界范围里培育更多的科学思维,以能建立一个更合理的社会吗?原则上,只要我们致力于推进科学教育,就能为世界提供这样的机遇。但是科学家、教育工作者和决策者必须共同来重新思考科学教育的目的,不是像现在许多国家的科学教育那样,只是把科学看成是对自然规律的发现,而是使学生具有知识和像科学家那样思维的能力。

     科学家们得出结论,不仅要基于实证和逻辑,还需要诚信、创新和对新思想的开放。科学的群体经常可以跨越国界和搁置政治分歧而共同工作,他们主要在发现有关自然界的新知识上合作,但是科学家也可以在发展和传播面对全体学生的科学教育上合作。这种教育是为了建立科学的思维。

    5-13儿童的探究是科学教育在美国已经有50年的历史了,它不断在发展和改善。这些科学课程需要学生主动地参与探究,而教师是作为指导者,引导学生去研究问题。这种方法既保护了儿童生而具有的好奇心,又在有准备的教师指引下,对提高学生推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是非常有效的。此外,已经证明通过探究式科学教育可以提高学生的阅读和书写能力,因为强调了在科学教育中的相互交流。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种科学教育的方法已经逐渐的扩大到全美国,但是由于缺乏资源和动力,在部分学区还执行得不好。在科学家和各国科学院的努力推动下,相同类型的科学教育已经逐渐在法国、瑞典、智利、中国和其他国家开展了。8年以来,国际科学院联盟(IAP)一直为此而努力。

     我将会继续在主编的栏目里讨论科学教育的问题,如果我们希望未来能维护世界和平的话,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最紧迫的问题。

 

发布于4月16日 18:38 | 评论数(15) 阅读数(6882) | 我的文章

对新课程设置方案中小学一二年级不设置科学课的质疑

 

摘要: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素质教育和新课程改革的指示精神,小学的科学教育理应得到加强,事实上却不是这样,问题首先出在教基[2001]28号通知中发布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为此,我们准备从十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对一、二年级不设置科学课程提出质疑。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第三十个年头,继续沿着小平同志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前进,努力贯彻科学发展观,是我们落实17大精神的主题。科学课注重的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的核心也是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在修改小学科学课标过程中,我们遇到的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就是需要恢复在一、二年级中设置科学类课程,以便在5-12岁儿童中连续地进行科学教育。本来以为这应该不是问题,从中国此类课程的发展历史,从国际科学教育的发展趋势,从落实中央提出的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的国策,从小平同志提出的教育应该“三个面向”的指示等等方面来看,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可是在这次新课程改革中,却改出了问题,一、二年级的科学课被取消了。尽管我们对此很难理解,但是问题既然发生了,就不得不认真地研究一下,否则课标的修改无法进行下去。我们需要首先看看应该从哪里开始研究,以便能解决问题。
     
     世纪之交,中央和国务院审时度势,发表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中发[1999]9)和《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国发[2001]21)。这些都是国家十分及时和十分重要的决策。20016月,教育部发布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教基[2001]17号);继而200111月发布了教育部关于印发《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的通知(教基〔200128号)。我们重新阅读了有关文件以后,认为需要研究的问题在最后一个文件,即教基[2001]28号通知中发布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以下简称课程设置方案)。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中央关于教育改革的方针一贯都是明确的,在上述第一个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文件一开头,就阐明了在世纪之交中国教育面对的形势和任务:“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经济已见端倪,国力竞争日趋激烈。教育在综合国力的形成中处于基础地位,国力的强弱越来越取决于劳动者的素质,取决于各类人才的质量和数量,这对于培养和造就我国二十一世纪的一代新人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在中央的两个文件里都提到:实施素质教育,就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以提高国民素质为根本宗旨,以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重点,造就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德智体美等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并强调指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近年来,国家一再强调培养创新型人才的重要性。20066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两院院士会议上指出,建设创新型国家,关键在人才,尤其在创新型科技人才。并且强调:在工作中,要突出抓好以下几个重要环节。一是要完善培养体系,从教育这个源头抓起,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事业发展的要求,继续深化教育改革,加强素质教育,努力建设有利于创新型科技人才生成的教育培养体系。

2007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培养杰出人才必须重视教育。青少年是国家的希望,他们最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科学事业的未来要靠他们。培养人才要从娃娃抓起,重视对中小学生科学素质的培养,让他们既会动脑,又会动手。培养他们的创新思维,保护他们的创造精神,使他们从小树立热爱科学、献身科学的远大志向。

在今年200818日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温家宝总理又指出:要努力提高全民族的科学素质。国民的科学素质是自主创新的土壤。世界发展史证明,富于科学精神的民族,才能不断发展进步。要广泛普及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方法,用科学思想战胜愚昧落后。在全社会形成学科学用科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浓厚氛围。

抓好基础教育阶段的科学教育是提高国民科学素质,培养创新型人才中最重要和最基础的环节,也是面对知识社会挑战,各国的共同选择《12》。但是,和许多情况类似,到了落实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春风难度玉门关”,官大的不如现管的。在课程设置方案中,对许多课程都作了说明,,例如品德课、实践课、英文和外文课、音乐课等等,我想这样做是强调之意吧,科学课可没有这个待遇。唯一提到科学课的,是不加任何解释,从三年级才开始设置科学课(在教育部网站现在发布的电子稿上,居然是写为从六年级开始设置科学课,当然是输入错误,但这么长时间不做改正,是否也反映了科学课目前在某些人心中的地位!)。

      有人告诉我们,科学课的学时没有变,还是占总学时的7-9%, 只是推到三年级再开始。好轻松的回答,推到三年级开始,根据什么?为了对此质疑,我们准备从以下十个方面进行研究和讨论。

1.     我国小学科学教育课程设置的历史和国际发展现况

2.     教育现代化的核心是教育学研究方法的变革

3.     我们心智的家园是长期进化而形成的脑

4.     学习过程是基于脑可塑性的建构过程

5.     脑的建构是基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Epigenetic

6.     儿童的早期发展和教育奠定了他们一生健康、认知、情感和社会适应能力的基础

7.     近年来学习科学研究为儿童科学教育提供了新的研究成果:为什么要学科学?学什么?怎么学?

8.     我国科学教育实践中(自然课、新教改、“做中学”)的经验和教训

9.     新教改中有关科学教育的那些教育理念需要坚持,那些需要进一步澄清和讨论?

10. 为什么说中国教育的当务之急是大力扶植科学的教育研究?

11. 其他 

至于课时占7-9% 是否合适,现在我们还研究不够,可是根据可以查到的资料表明,在上世纪30年代国民政府颁布的课程设置中,小学科学课的学时比例就已经达到7.9%,而且是从一年级开始设置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科学技术是什么地位,六十多年以后的21世纪,科学技术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中国发生了多大的变化,难道在我们疾呼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进程中,我们在儿童科学素质的培养上,比世纪三十年代还要后退嘛!?

    我们希望向当时制定标准的专家们了解情况,进行讨论,可是只能了解到是由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某些专家制定的,不知是具体的那些专家,自然也无法请教他们的见解和学习他们的研究成果,以及当时的制定过程和审批程序,我们的研究只能以主观设定的论题开始了。

由此想到,以后此类标准的制定是否应该有一个严格的、公开可以查证的、民主和科学的程序,包括制定委员会的成员和他们的简历,应该向公众公布,这既表示是他们的荣誉,也是他们的责任,这其实是标准制定的惯例。最近看到一些文章,提出要将新课程改革写入历史:。我个人认为,不管是好是坏,国家级的课程改革。涉及面这么大,成绩和不足都会写入历史,不写都不可能。因此,对是否能写入历史大可不必担心,造成的正面和负面影响倒是应该认真总结的,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对参与其中的学生都已经是历史,都是不可重新来一遍的历史。教育的对象是人,不像其他产品可以召回,甚至可以报废,教育造就的人可不行,特别是孩子。教育就像一把双刃剑,好的教育会使孩子们成功,他们长大了会使我们国家成功;不合适的教育,错过一些儿童发展最宝贵的时期,以后弥补很难,甚至于会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这些伤害并不是都能消除的,这是近几十年发育神经心理学(Development Neuropsychology)和学习科学(Learning Science)研究的结论。正因为这样,教育决策和教育标准的制定是非常重要和严肃的事,特别是课程设置这样重要的标准。

      在这个由基础教育司颁布的课程设置标准中,应该讨论的问题还不止小学科学课设置一项,但是本着“事不关目前应完成的课标修订任务,只能高高挂起”,暂不理论,先完成课标修改任务要紧。 

在以前的博客中,我已经声明了,所以提出对一些问题的质疑,实属无奈,如有冒犯,只能请谅解了。

      网页正在制作中,完成后,此类内容将会归类放置,并建立和名词术语、相关网站、文献资料库的链接,并开辟专题讨论区。 

 

发布于4月4日 10:48 | 评论数(35) 阅读数(10299) | 我的文章

总共1页 第页 

版权所有 © 2006 汉博网